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非意
    屋中的人依旧没有回应,云小辞怔怔看着那紧闭的房门,神色犹豫,像是在考虑要不要推门而入,而管家乔严站在云小辞的身后,斟酌许久之后终于小声开口道:“云盟主,恕我直言。”

     云小辞将视线转向乔严,似是不解,乔严轻咳了一声,开口问道:“请问云盟主这一趟究竟是为何而来?”

     云小辞毫不犹豫答道:“为了寻人,并让他随我一同回去。”

     “寻我家公子?”

     “不错。”

     乔严接着道:“方才公盟主你问了一个问题,你问公子为何要不辞而别,盟主,这个问题的答案你心中当真不清楚吗?”

     云小辞垂眸不语,过了片刻才轻声应道:“我若是清楚,又为何要问?”

     “那么盟主你根本就不清楚公子为何要离开,又要怎么劝公子与你一同回去?”乔严缓缓开口道。

     云小辞沉吟片刻,不禁苦笑。乔严并未说错,不知其因,单单劝唐非意与她一同回去,又有什么作用?但事实上她当真不知道为何唐非意会突然之间离开。

     想到这里,云小辞轻叹一声,重新对屋中的男子道:“唐……唐非意,你出来,告诉我原因,可好?”

     屋中沉默装死了许久的男子在这时终于又开了口,却只有两个字:“……不好。”

     这是云小辞第一次在唐非意的口中听到这两个字,在云小辞的印象当中,唐非意一直是一个待人温和,脾气极好的人,武功虽然十分高强,却极少与人动武,在云小辞的面前,几乎从未说过任何重话,从未拒绝过她任何事。但现在,唐非意竟是用这种憋闷的语气,对她说出了这两个字,而这两个字不知为何,在云小辞听来竟带了一股赌气的成分。

     云小辞微微诧异,不禁勾起了唇角。

     不论如何,她总算是找到唐非意了,即使对方现在不肯见她,她也没了之前的那些担心。她轻轻一笑,朝屋子里的人道:“你不肯出来,我便在屋外等你好了。”

     云小辞既然这般说了,自然也就站在了原地,任凭乔严如何劝说了不肯离开了,她倚靠着房间紧闭的大门,既不曾推门进去,也不曾离开,只等到乔严无奈摇头离开之后,才对屋中的男子低声道:“之前我在霁月山庄听说你离开之后,十分担心你,我本想立即来找你,但正道刚经历过那场大战,死伤太多,我必须留在山庄主持大局。一直拖到一个月前,我才终于能够出来寻你。”

     屋中静默了许久,就在云小辞以为唐非意不会再作出回应的时候,他开口道:“你担心我?”

     “嗯,那一战中你亦是受了不轻的伤,且还几度耗费内力替人疗伤,我曾经想过你会不会是……”说到这里,云小辞的话不禁一顿。

     屋中的唐非意问道:“我什么?”

     云小辞垂着头,看着自己被微风撩起的衣摆,声音低了下去:“我曾经想你会不会是受伤太重,自觉时日无多,所以才会突然之间不告而别,然后自己一人独自安静逝去……”

     “咳。”屋中的人似是呛咳了一声,却是倏然之间没了声音。屋外的云小辞微微抬眸,朝那闭合的房门看去,有些担忧的道:“好在我的猜测并不是真的。”

     “放心,唐非意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屋中的唐非意忽的道,云小辞静静听着,却觉得那声音里带了一层笑意。

     云小辞轻轻点了头,想到屋中人看不见,便又迟疑了一瞬,出声问道:“那么你为何不愿出来见我?”顿了片刻,云小辞接着又道:“可是当真出了什么事?”

     唐非意的声音很快传来:“我能出什么事?”

     唐非意虽未多说什么,但云小辞心中却是十分清楚的,这江湖中能够让唐非意出事的人,的确不多。但既是如此,唐非意又为何会对他避而不见?难道当真只是因为不愿见面吗?

     然而便在云小辞想要再开口询问之际,她听到一阵轻微的声响自不远处的房檐上传了过来。云小辞脸上微微现出讶异神色,贴在门边对屋中的唐非意道:“这山庄当中除了你与那位管家,还有什么人?”

     “还有三名受伤被救,现在正在山庄当中养伤的客人。”唐非意应了一句,接着问道:“听乔严说那三位客人来到山庄当中皆是打听过关于我的事情,只是我一直避不见客,想来他们是等不及要亲自来见我了吧。”

     云小辞不解道:“他们为何急着要见你?”

     唐非意语中带着几分调侃意味,声音低柔的道:“不知道,或许是将我当做了另一个人。”

     “什么人?”

     云小辞这个问题问出,还未等到唐非意的回答,便听一声尖啸自不远处响起,她脸色微沉,当即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腰间的短剑已然执在手中,正好拦下了那飞射而来的一物,而待到那东西被云小辞短剑拦下,落地发出铿然一声,云小辞才看清那是一枚铁蒺藜。云小辞神色微变,出声道:“铁蒺藜上有毒,那三人是来杀你的?”

     唐非意在屋中悠悠道:“不知道,我根本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身份。”

     “不知道你还敢将他们收留?”云小辞蹙眉,不知为何,她竟有种不安的感觉,分别几个月之后再重逢,唐非意似乎比以前变了许多,这让她心中有些慌乱。

     便在两人说话之际,又是几枚暗器凌空而至,云小辞手中短剑旋舞,动作利落的拦下了暗器,朝着那暗器发来的方向扬起右手,长袖之中赫然射出一支利箭,疾疾朝着那射出暗器的人所藏身的方向而去,而就在她出手的同时,自她身旁不远处的矮墙与树丛之中又是两道身影掠出,手中武器往云小辞身上要害刺去,云小辞身子诡异一折,竟是自腰间抽出了另一柄长剑,只见寒光落处,那偷袭的二人已经被云小辞给制住。

     也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了一声闷响,一人自房檐跌下,肩处正插着云小辞射出的袖箭。

     不过几招之间,云小辞便已将偷袭的三人给制住。

     沉默着点了面前几人的穴道,云小辞收回自己的兵刃,沉声问道:“你们究竟是何人,此番偷袭屋中之人,有何目的?”

     这偷袭的三人自然便是这几日来乔严在山庄门口捡到的那一老一少一女,只是他们此时已全然没有了重伤之态,穿着一身黑衣,神色泰然,竟是颇有几分赴死之意。云小辞迟疑片刻,接着问道:“你们可知这屋中之人的身份?”

     “我们自然知晓他的身份。”其中那名老者缓缓开了口,脸色难看的道:“他是江湖百晓生,白长川。”

     江湖百晓生,乃是记录整个江湖中大事小事的人物,守护着密地涤尘阁,那阁中有着记载武林中大小事迹的书卷,且还有着江湖中许多先代高人的武功秘籍,可说能够进入这涤尘阁一览群书,几乎是每个人梦寐以求的事情。然而涤尘阁二十年开放一次,每一次开放只选中江湖中几名有缘之人入阁看书,每次看书也不过只有半日的时间,能够看那些秘籍,并领会其精髓的人,可说是少之又少。所以涤尘阁,可以说是江湖中每个人都向往的地方。

     而江湖百晓生白长川,便是掌管着涤尘阁钥匙,并知晓涤尘阁所在的人。

     云小辞动作一顿,自然知道那屋中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什么江湖百晓生白长川,而是唐非意。但她秀眉微蹙,却是并未揭穿,只接着问道:“那么你们来此的目的是什么?”

     “拿到涤尘阁的钥匙。”其中那名女子亦是开了口,皱着眉道:“若无法拿到钥匙,我们都会死……”

     “究竟是什么人派你们前来抢夺钥匙的?”

     “我不能说。”女子当先摇头,神色竟有了几分哀凄,云小辞又将视线转向其余二人,两人亦是不肯透露,云小辞一时无法,也不知该如何继续问下去。她甚至根本就不清楚,为何这三个人会将唐非意误认作白长川,又特地来到这个地方抢夺涤尘阁的钥匙。

     便在她打算再从这三人的口中问出什么之时,云小辞听到自己身后的房间大门,忽的开了。

     云小辞回头看去,正见一人自房中缓缓步出。这是一名十分年轻的男子,乍一看五官十分柔和,温文儒雅,平静淡然,然而细看之下,才会发觉他的眉梢微挑,唇角微勾,虽是带着朗朗书生之气,却不会显得过于柔弱。那三名偷袭的人不知,但云小辞却是极为清楚的,这个男子,乃是江湖年轻一辈中修为最高之人,也是她云小辞眼中,最为看重之人。

     这人便是唐非意,在江湖上消失了整整几个月的唐非意。

     唐非意挑眉看着面前被云小辞制住的三人,不由感叹着不过几个月不见,云小辞的武功似乎又有了进步。他心中带着几分无奈,当即来到了三个偷袭者的面前,出声道:“不错,我便是江湖百晓生白长川,被你们发现了行踪我也无话可说。”

     “……”云小辞沉默不言,看着唐非意在自己面前造谣。

     唐非意像是全然感觉不到云小辞的视线,全然已经将自己当做了百晓生,接着道:“涤尘阁的钥匙就在我的手里,但我定是不会将钥匙给你们的。不过我看你们身手不怎么样,头脑也不怎么样,却非要拿到钥匙,定然是受了别人的胁迫,是吗?”

     没有等到三人的回答,唐非意就接着道:“告诉我胁迫你们的人在哪里,我能帮你们解除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