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入丐帮
    行走在林叶深处,却是多了几分先前没有的平静。

     原来自己乃是嗜酒如命的一酒屠,闻便天下好酒,却是不料醉死离世。

     虽是不明来到何种世界,但也知道自己这一世性甚名谁。

     —

     “择问烟!”

     —

     跨步走在小林间却是要找人搭些话语,好了解一些琐事。

     远远望去,这林间远处似有人烟,加紧脚步便是追了上去。

     近了。

     却也看的更加清晰起来。

     一座高高隆起的小土堆前插了一块长满青苔的石板,石板上刻着些许字迹,似乎是岁月冲刷,也是看不清了,不过转瞬一想,却似坟头无疑。

     坟头旁立一汉子,背对着择问烟,一身青布古衣,身高七尺有余,看着身型,倒是十分坚实。

     正是筹措不展,却不料早已有这引路人来到。

     择问烟甚是高兴。

     看看装束也是一身古风,兴是穿越到一古人世界,那便也学着古礼做了起来。

     又是踏上前两步,在汉子身后几步距离停下,双手抱起拳头,嘴角略显微笑。

     “在下择问烟,今日巧游林间却是偶遇壮士,特来拜会!”

     几个呼吸过去,依然是没有动静。

     咳…咳…

     只见那虎背大汉还是背着身子,身型没有一丝动弹。

     “莫非是练家子?”择问烟心中不解,想想却也是释怀,古人都爱聚精修身,不闻外事。

     “此人必是如此。”

     “必是如此了。”

     说着又是踏出两步,生生走到大汉身后,执起右手就是朝对方肩膀上,那么一拍!

     这一拍倒有效果,大汉的颈处稍许动弹起来,又是身子一抖,转了身来。

     “妈…呀…”

     这不转身不要紧,这一转身却是给择问烟吓的往后一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只见这虎背大汉满脸黑斑,一对瞳孔毫无神色,面容呆滞麻木,却是像一具活死人。

     没等择问烟思想种种,却是见大汉抡起碗口大的拳头就朝着自己袭来!

     前世就一酒屠,哪里会什么功夫,看到抡来的拳头,只有仓皇逃命起来。

     “这位壮士,我想我们是误……”没等择问烟说完,已然第二拳招呼而来。

     心中一想,这汉子果真泼皮,自己只是执手拍了拍其肩膀,竟然还大打出手,好生小气。

     仓忙间逃于一棵柳树下,却是和汉子绕上了圈圈。

     汉子执拳挥上,择问烟便躲去树后,汉子追住步伐,择问烟又去了树前,看着这一幕,择问烟嘴角漏出微笑。

     “果真是没有脑子的莽夫,一棵柳树就能让小爷我好好治你。”

     —

     但也是没笑多久,又见这大汉一拳被择问烟躲过,拳头力道不减,却是顺着方向,朝着那柳树砸了去。

     只见大汉一拳头抡下,似有千斤力气,竟是将那柳身破开一个大洞。

     看到这里,择问烟竟是有些头皮发麻,这汉子一拳就能打穿柳身,那要是一拳打在吾身,还不要了尔等小命…

     想着便消去了那玩弄想法,生起逃命之意来,若是不小心吃上一拳,小命休矣!

     初到此界,未享繁华,未闻世事,怎能送命?

     可这看着虎背熊腰的汉子却是有些灵敏,一拳抡穿柳树后竟又赶上自己步伐,抡起拳头,欲有挥出之势!

     “完了,这还讹上了…”

     择问烟心中多少后悔,如不去拍那厮肩膀一下,兴是没有现在这性命之忧。

     仓惶逃命间却是隐隐看到树林尽头,一阵赶脚竟是带着身后大汉跑穿了林子,嘴里喘息粗气,却是不敢停下半步。

     不断望眼四处,希望有一解忧之物,视线慢慢清晰,却是看见前方有一块菱角突出的巨石,脑海一顿思索,竟也是嘴角微微一笑,朝着巨石加快步伐。

     你这厮拳能破木,那还能破石不成?小爷我就要在这里给你些教训。

     想着便又是带上身后的壮汉顺着巨石绕着圈子。

     间隙间执起地上一碗口大的石块朝着大汉胸口掷去。

     却不料力度偏差,石块竟向着大汉头部袭来。

     择问烟一惊,自己本是想给这厮一些教训,没想到居然掷偏,万一砸死,那可如何是好,自己初入此界,可不想立蹲牢狱啊。

     然而事实并非择问烟所想,只见石块精准的砸到汉子面上,却只是让对方顿了顿,又继续追赶起来。

     可以明显的看到大汉鼻梁位置大偏,绝是那石块撞击所致,可令人不解的是,如此伤痕却是没有滴血流出,似乎更是没有疼痛的表情,依然是木讷的追着择问烟不放。

     邪了…

     怪了…

     前世只会把酒思佳人,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只能靠着巨石的地势,仓逃起来。

     —

     “…美酒…酒…我要酒……”一名浑身穿着破烂的老乞丐行走在乡路上,兴是喝醉了,拿着一只空酒葫芦不断的往嘴里抖着。

     这乡路都是泥泞坑洼,却是难走,这老乞丐又是醉着,却也没看着路,脚下一个酿跄,就是摔了个狗吃shi。

     一下疼痛,却也让这老乞丐醒了醒酒,但还是红着鼻子:“嗯?前面有人打架!”

     一下起身,几乎没用着力气,只是单手一撑,整个身体便被弹了起来,接着迈出步子就向前方走去。

     此时择问烟以是逃的上气不接下气,身后的汉子还是那呆滞的表情,似乎没有知觉一般,只是不停的追着。

     “咦!”择问烟惊呼一声,就看到有人朝着自己这边走来,当即抬高着声调大喊:“救命啊!”

     只是几个呼吸,便见那人几步轻盈走了过来,也没出手相助,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择问烟逃窜,呼开口说道:“你是怎么招惹上这灵人的?看你身体单薄,怎敢惹这成灵以久的东西?”

     择问烟听的清楚,但却迷糊,自己初入此界,哪里知道什么琐事,灵人一词更是不解,只能勉强圆话:“在下巧游林间,却无意招惹,只是被这灵人看到,就追着不放了。”

     那人点了点头,倒也信了择问烟的话,只是一阵思索,便道:“我等帮规明了,不能随意助人,你若要我出手,便是同意了入帮,从此你就是丐帮的弟子,那我就能救你。”

     择问烟一听,却是骇然,看这厮衣裳衣衫褴褛,头发凌乱,似乎还醉着酒,又要自己入丐帮,可知道丐帮就是乞丐啊,但转瞬一想,初入此界,能有个帮派照应也算不错,乞丐……就乞丐吧,便道:“前辈大恩,在下择问烟愿入丐帮!”

     那老乞丐满意的笑了笑,就是说道:“徒儿莫慌!师傅这就来救你!”

     只见老乞丐拔出别在腰带后的短棍,就是几步轻盈袭上,手中短棍舞的鬼魅,击击都让这灵人大汉酿跄不以,只是几个呼吸,便见这大汉倒下了地。

     择问烟看的入神,就思索着:“这该不会是打狗棒法吧?”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