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 学委成教练
    整个暑假很快就要过去了,就在我整天吃了睡,睡了吃的情况下,我如约的胖了5斤。姗姗为了庆祝这5斤肉的到来,还特意亲手做了一个蛋糕,上面写着,“5斤万岁!”囧。

     气的我一口气全给吃掉了,就在我报复性的打击中,开学了,我胖了十斤。临开学前一星期,我妈说,“走吧女儿。”我说,“干什么去啊,妈。”她说,“领你买两件大码的衣服去。”囧。

     暑假我们导员自发地给我们留了几篇观后感,说我们以前写暑假作业都写习惯了,要是这个假期不写,怕我们不习惯。一升知道了以后,说他还有几篇高中时写的观后感,问我要不要。我说要。他当天就给我送来了。我在楼下玩狗等他,他愣是没找着我。囧。

     综上所述,我觉得我有必要管我妈要钱办个健身卡了。结果被我妈无情的驳回。“真有决心,每天下楼跑步,在家看电脑做瑜伽。没有决心,我给你办移民了,你也减不下来。”看看,看看,我妈这嘴,真毒呀,怪不得说最毒妇人心呢,心都有毒,那嘴不更有毒了。

     开学了,我穿着我妈给我买的大码连衣裙也挺欢乐的上学了。导员进来后,指着我说,其他班的学生赶紧回自己班吧,我们要讲点事。姗姗笑嘻嘻的站起来替我说,“老师,她是我们班的组长啊~”导员扶了扶眼镜,“王乐乐?”我冲着他憨憨的点了点头。“哈哈,这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最难看了阿,不是,是越变越好看。”大家都在哈哈笑。只有我的心在滴血。以前跟姗姗比,我是胖了点,别人可以说我丰满。现在是我比所有人都胖了一些......那就真的是胖了。

     我开始寻找校内有哪些不花钱的社团,可以帮助我减肥的。

     第一个参加的是诗朗诵。“啊,祖国,我爱你,啊,大海,全是水~”不过还别说,真有效果,我肺活量练大了,一口气说一百个字,都不带喘的。不过体重是一两也没减。最后只能拿起我的小手绢,挥泪说再见~~

     第二个是象棋社。“马走日,象走田,小卒一去不复返。”象棋社什么都好,只是男女比例失衡太严重。男生32人,女生1人。而且这个女生还是个胖子,就是我!并且这里面的同僚都少年老成,明明是二八的年华,一个个却都像八二的沉闷。每次我一来,见到每个前辈都想行长辈礼。后来,实在是觉得自己参加的不是象棋社而是老年活动社。最后在请了各位叔叔和大爷吃了散货饭后,找了个身体抱恙的借口,就退社了。

     最后一个不得不说,有效果,并且是扛扛的,那就是跆拳道!每天跑圈,每周集中训练,过了一个月瘦了3斤,耶!

     可是好景不长,第二个月因为教练去外地比赛,所以找了代班两个教练。来的时候我一看,哎呦,这其中一个不是别人,正是我那恩人学习委员啊!他看见我也是一愣,估计是在想怎么在哪都能看见这二货吧。“大家好,我是你们的代理主教练,我叫周正明。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哦,原来学委叫周正明,这回我记住了。接着旁边另一个男生也说道,“大家好,我叫薛峰,是你们的副教练,希望以后能和大家成为朋友!”这个男生颜值也不错呦,长得有点像李易峰呢。

     接下来,副教练就开始组织我们进行热身,然后是跑圈,接下来复习基本动作,正踢侧踢以及回防。练完这一个小节,我已经浑身是汗了。主教练周正明跟薛峰说了几句后,薛峰就叫我们休息一会儿。

     “你好,刚才看你练得很认真。我是薛峰。”薛峰教练竟然主动跟我搭话耶,我在背心上正反面擦了擦手,才握上薛峰的手,“你好你好,我叫王乐乐,刚来一个月。”

     薛教练人很热情,不管说话还是不说话都看着我,让我有点受宠若惊。接着我们聊了聊各自专业的话题。然后周正明就吹哨了。教了我们一个新动作,让我们练习了一会儿,就下课了。

     收拾完东西,我小跑了两步,“周正明学委!”他看了看我,“就算知道我的名字,也不用这么大声的叫出来。”

     我尴尬的笑笑。摸了摸嘴。“那个,学委,你要去哪,我帮你拿包吧,上次你帮了我,我还没谢谢你。真是不好意思。”他头也不转的说道,“我要去洗澡,你能给我送到澡堂子里吗?”“呃,我给你送到门口不行吗?”他看着我,无奈的笑了一声,“没诚意,下次再说吧。”说完就快步走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恨得牙痒痒的,要不是欠他一个人情,我用得着这么卑躬屈膝的嘛,这么吊干什么,又不是长了两个。呃,当我没说好了。

     “怎么了,垂头丧气的,告白失败了?”我一回头,竟然是薛峰,他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我摆了摆手,“怎么可能啊?”他两步走到我身边,“那你怎么情绪不高呀?”“没有,只是欠他一个人情,没还上而已。”“哦?”他睁大了眼睛,表示出十足的好奇。

     “恩,是上次考试的时候,他是我们班的学委,帮了我一个大忙。”“正明他可不是一个谁的忙都帮的人,他最不爱管闲事了,他能帮你,说明你们交情不浅啊?”“不是不是,主要是我这个人没眼力见儿,可能是学委被我拜托烦了,才不得已帮的忙吧。”我尴尬的笑着说道。

     “哈哈,你这人真有趣,太诚实的孩子可容易吃亏呀。下次有机会,你可一定要好好给我讲讲,因为正明他可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我还真想听听,你是怎么拜托他的?”“恩,好的。师哥我到宿舍了,下次再聊,拜拜!”

     他跟我挥了挥手,笑着走了。

     回到了宿舍,姗姗正在敷面膜,我把学委的事儿跟她说完,她笑得面膜都皱了。还说这学委真有个性,我真想赶紧想个机会赶紧把这人情还了,要不这样下去,我会被憋成内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