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 压力太大!行,姐还钱!
    第二天上午是政治理论,老师正好把我们上次写完的作业拿来了,他让男班长和女班长把本子发给大家。王一升因为来晚了,就正好坐在我和姗姗的旁边。杨阳的脸拉的阿,要多长有多长,我估计驴脸也就不过如此吧。

     发到王一升的本时,他走到我身边,我本来还想跟他说两句好话,解释来着,昨晚真的是没听见。结果这班长连理都不理我,看都不看我一眼。这就把我有点惹毛了,老娘是狮子座,狮子座!狮子座什么最重要?面子!我给你面子,你还不理我是吧?行,看谁用钱着急!反正现在欠钱的是大爷!!给我惹毛了,我就,就,多拖他几个月!

     就这样在满腹的气愤和胡思乱想中度过了一上午。姗姗说中午好久没跟我们一起吃饭了,今天中午她请我和王一升。

     我们走出教室时,杨阳还没收拾完。因为跟他闹别扭了,我也不想叫上他。

     到了食堂,我还是点了我最喜欢的大骨头,姗姗点了宫保鸡丁,王一升竟然也点了大骨头。我们坐在一起吃饭,我还逗一升,“上次你不是说你爱吃青菜吗?怎么这回也爱吃肉了?”

     一升说,“你个榆木脑袋!”

     “嘿!榆木脑袋这词我现在可不爱听啊!现在的人都怎么了,骂人都流行骂榆木脑袋吗?”一升和姗姗就在那笑。

     我说,“你俩笑什么啊?我都没明白笑点在哪,你们就笑笑笑的。要气死我是怎么的?”

     姗姗说,“终于有人理解我的感受了,姐妹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我容易么我?”王一升伸出了右手与姗姗的右手紧紧的握了一下,“互勉互勉。”他俩异口同声说道。

     这时候我们班的男生吃完饭了,要走了,也跟我们也打声招呼。我听到旁边有人嘀咕,“咱班班长怎么了?早上不说话,刚才打了一堆肉菜,刚坐下,一口没吃就走了?”“唉,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吧。”

     压力太大?这四个字反反复复在我耳边盘旋,是不是我借人家5000块钱没还,他经济上吃不消了啊,虽说他家是挺有钱的,但是看上次他跟我说的,应该是不太方便总管父母要钱。

     我这人啊,就是看不得别人因为我吃了亏,或者受了苦,个人责任感太强,没办法。

     回到寝室,姗姗正在那化妆呢,说下午肖立要带她去见他朋友,能看得出来脸上的神情很愉悦,还说晚上恐怕还要在外面吃晚饭,回来的晚,不用等她了。“那姗姗你晚上可能不回来吗?”我的潜意识告诉我说,如果女孩子夜不归寝,就可能晚上要跟男孩子啪啪啪的,如果姗姗不回来了,是不是就要跟肖立啪啪啪了,一想到这,我就握紧了姗姗的双手,“同志,无论多晚,请你一定要回来,我在这儿等着你,不见不睡!”我们俩同时点头,哈哈大笑。

     “还有,乐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求我呀?”“呀,被你发现了!”姗姗站了起来,扶着我的肩膀,“从小到大,你每次有事求我帮忙的时候,就会这样笑嘻嘻的围在我的身边,你呀,一直都没变,真好!”我拉住她的双手,“姗姗你也没变呀!我们都没变!”姗姗笑了笑,没吱声。然后接着问我,“快说吧,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只要能做到的,我一定上刀山下火海!”

     “嘻嘻,那倒不用,就是,我不是欠杨阳5000块钱吗?他这几天鸡皮蒜脸的,可能是着急用钱,我不想欠他人情,你能不能先借我,我分期还你。”姗姗用食指拄着下巴笑,“杨阳应该不缺那5000块钱吧。你是不是误会他什么了?”

     “没误会”,我瞪大了眼睛,“今天中午就因为经济压力,饭都吃不下去了!”姗姗笑意更明显,“真的假的!”我认真的举手保证到,“当然是真的,我亲耳听到的,那还有假?”姗姗说,“好吧,虽然我还是认为杨阳不至于因为你这5000块钱会有这么大反应,但是你想早点还给他,不欠他人情,我也能理解。我这正好今天刚取的现金,先给你用吧,我晚上再去取。”

     “太好了!还是姗姗最懂我!”捧着姗姗如花似玉的脸,我狠狠的亲了一口!“哎呀,王乐乐你中午吃完饭没漱口,一股菜包子味儿!”“哈哈哈哈哈......”

     袜子都攒了一个星期了,再不洗明天真的没有穿的了,“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呦,乐乐做饭去啊?”胖妞姐听见我调侃没有袜子了,又来损我。“去去去,闲杂人等速速退去,不要影响本大人审案。”胖妞姐扭动着那妖娆的大腰板子,撞了一下我那青春的小腰,“哎妈呀,干嘛呀,不知道你吨位大呀,怎么下手没轻没重的呢?差点给我腰撞掉了!”“哎,问你个事儿啊?”

     胖妞姐是大四的,跟我一个专业,住在水房对面。我一边洗袜子一边跟她闲聊,“啥事啊?说吧!滋要是你乐乐姐能给你办成的,我都给你办喽!”“行啦,这也没有外人,别搁这吹牛比了。”我嘿嘿一笑,“咋了,姐,最近有啥八卦要分享一下吗?”

     胖妞姐吃着蒜香青豆,跟我神秘的说,“八卦倒是没有,我就是想问问你那好姐妹姗姗最近得罪没得罪什么人啊?”我用力的想了想,平时姗姗除了跟我,就是跟肖立在一起腻歪,应该也没机会得罪别人啊。我冲着胖妞姐摇了摇头。

     胖妞姐贴在我耳边说,她看见大四化工专业的那个叫什么崔迪,那个女的老往姗姗盆里扔土,她俩是不是有什么仇啊?突然我脑海里浮现出当初去礼仪部帮忙时,设计陷害我们的那个女的,我问她,“是不是礼仪部的?”胖姐说,“好像是学生会的。”

     我又问,“她戴不戴眼镜?”胖姐寻思了一下,“大多数带不带隐形眼镜不知道,不过有一回我去她们寝室给别人送资料,我看见她戴了框架眼镜的。”我说,“走,领我去瞅瞅。”胖妞姐领我到了三楼,指了指302房间说,“她应该就是在这屋,我跟她不熟,直接领你进去不好。”我点了点头,跑了和尚还能跑了庙。等我家姗姗有时间了,跟她一起来逮你这“假冒伪劣品。”

     我跑回了屋,跟姗姗神秘的说,最近不要把盆放在水房,等她有时间了,领她去“捉鬼”,吓得姗姗睁大了眼睛,迷惑的望着我。而我只是嘿嘿一笑,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