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 我叫王乐乐
    我叫王乐乐,是个乐天派的女孩。用我妈的话说,屁股后面的洞洞再大点,心都能拉出去的货。可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一个人可以无财,可以无貌,但是必须得看得开。就比如说我,虽然我没有钱,但是我学习好。虽然我长得一般,但是我性格好。虽然我个不高,但是我身材瘦。虽然我胸不大,但是我腚翘。总而言之,一定要发现自己的闪光点,用自身的光芒去晃瞎所有优秀的男人!这样你就可以趁虚而入,抱得美男归!

     鉴于我是如此优秀的一个女人,所以我的身边必定有一个好闺蜜来衬托我的美。她的名字叫赵姗姗。长得嘛,就是比我白点,眼睛比我大点,皮肤比我好点,胸部比我丰满点,家里比我有钱点,其他的也没什么优点了。我们是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兼大学同学。唉,这都是猿粪,也没什么好说的。主要是她太浪费了,每天收到的礼物太多了,吃不完,用不完,放不下,于是那,我就暂任库管一职。

     我和赵姗姗现在刚入大学一年级,她当然就已经成了我们系的系花了。恩,那个,咳咳,我当初也是参选的了,后来感冒了就放弃评选了。她是我们全系男生,全年级男生乃至全校男生口中的女神。于是那,哦呵呵,讨好我也就成为了他们必过的一道门槛。

     每天早晨,梳洗完毕,我们就会手挽着手走在校间的小道上,一起一二一喊着口号统一着步伐走向我们最敬爱的食堂。我们俩的胃口都不太大,她是二两饭,我也是二两饭再加两个馒头。她是一个素小炒,我也是一个素小炒外加一个鸡大腿。

     就这样,我们俩特别和谐,特别相像,我甚至都担心,如果那些男生发现我们两个是如此的相似,会不会转向而爱上我。“那个同学,你好。这是我朋友让我转交给你的。”面前的大男孩高大,阳光。表情泰然自若。我的闺蜜掐了我一下,以示我该使用何种战略。我笑嘻嘻的把信拿过来。“呀,给我的啊?”“那个不是,是给赵姗姗同学的。”我瞪着蠢萌蠢萌的大眼睛看着他,“我就是赵姗姗啊。”赵姗姗也配和的点了点头。“哦,那个,那我就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同学只说让我给赵姗姗。”他局促的挠了挠头。“真不好意思,这封信我不能收。一个送情书都要别人帮忙的男生,我不喜欢。”说完,我把情书交到他的手上,牵着我的女神闺蜜恩恩爱爱的走了。

     “谢谢你,乐乐,每次我都不好意思拒绝,还要麻烦你替我出场。”“哎呀,多大的事儿,咱俩之间你要这么客气就见外了啊。“姗姗嘿嘿的笑了起来,唉,这美女笑起来就是可爱,每次我都想捧着小脸亲几口,更别说那些禽兽了,要不是担心犯法,估计都会把姗姗吃的连骨头都不剩的。

     回到寝室,另外两个女生也是我们系的,一个叫付春雨,一个叫杨佳月。她们俩长得也不错,挺会打扮的,但是跟我们家姗姗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反正根本没得比,我家姗姗全世界no.1。

     我跟珊珊因为从小一起长大,所以关系那当然是不比寻常,我们俩基本上是24小时黏在一起,除了上厕所恩恩。”姗姗,洗头膏用完了。“”哦,那你用我的,我的就放在桌子下面的小柜子里。“”哦,知道了。“我拿起姗姗的高级货,心里一阵飘飘然,嘿嘿,贵的就是不一样啊,这味道似乎都是高级香料制作的呢。

     进了洗漱,唉,又是这么多人,姗姗为了避免高峰期,每天早上都起得很早就收拾妥当,而我这个大懒虫,让我早起比要我命还难。于是,每天早晨我都要上演跟敌人冲锋陷阵的场面。”哎,同学让一下,我接点水刷牙。“我有个习惯,挤上牙膏后要浇上点水让牙膏湿润,然后再甩甩上面的水。最后再刷牙。可是当我手忙脚乱的把牙刷放进我嘴里的时候,”咦,我牙膏怎么没了,牙刷上只残留牙膏存在过的痕迹,可是大部队已经消失不见了。“正当我在自己身上巡视,是否牙膏掉身上之际,我旁边的牙套妹拍拍我的肩膀,”别找了。你的牙膏掉我大母脚趾上了。“啊,我这一看,我那牙膏正安安静的躺在她的脚趾盖上,好像美甲镶钻一样,在那散发出不一样的芳华。”呀,真美。这是在哪做的呀?“我左面的假小子也看见了,戏谑完后哈哈大笑,我站在那内心无比纠结,牙膏是我甩的,没错。可是要我蹲下来擦她的大脚趾,真的难为我了。就在我五笔纠结的档口,牙套妹又拍拍我,不用担心,我好几天没洗脚了,一会儿洗洗脚。于是他带着我的牙膏回寝室取脚盆去了。

     早晨梳洗完毕,神清气爽。我拉着我的小美妞,一起去军训了。我们的教官是个年龄比较小的男人,我估略一下应该跟我们年龄大个三五岁吧。我们正在操场练立正,每个人都晒得跟2B一样,我告诉姗姗把帽子压低点,免得被晒成包公,做多少天面膜才能坐回来。姗姗点了点头。我们俩一起把帽子压得很低,好巧不巧就被教官看见了。他走了过来,把我们的帽子都往上抬了抬。我和姗姗狠狠地瞪了他的背影一眼,多管闲事。于是我们俩又把帽子压到刚才的程度。这教官也怪,还怎么就盯上我们俩了,又走到我们俩面前,把帽子又给太高了。还训斥说道,军训军训连晒太阳都怕,那就起不到军训的教育目的。军训就是要克服困难,克服一切恶劣环境,磨练自己的意志。我和姗姗都一起给他一个大白眼,都不知道学校的那帮领导怎么想的,一个月的军训就能把好吃懒惰的学生改成勤劳吃苦的学生?可能吗?

     说白了就是来个下马威,让学生吃点苦头然后老实点嘛。当教官走后,我和姗姗都不约而同的又把帽子太高,我之所以和姗姗这么臭味相投,最主要的就是我们的性格真是太像了,一样的倔,一样的不服管。

     教官溜达了一圈后,又走到我们面前,发现我们又把帽子压了下来,沉下了脸,”你们俩出列,去那边罚站。“于是我和姗姗喜滋滋的走向了那片阴凉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