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喜欢
    唐非意和云小辞二人来到前厅之时,众人已经等了多时,厅中热闹成一片,来的竟有整整数十人。

     “盟主?”见云小辞走了进来,众人皆是一惊,其中一名剑门的弟子不禁大声唤了出来。而他的这一声唤,将厅中大多数人的注意都吸引了过来,众人朝着大门口看来,正好看到唐非意与云小辞二人缓步走入厅中。

     随着那一声,又有人将唐非意也认了出来,一时之间整个厅中一片混乱,众人皆是未曾想到连唐非意与云小辞也会为了涤尘阁而来。而便在众人迟疑着纷纷议论之时,站在人群最前方的一名男子微微沉了眸子。这个男子身着着玄色劲装,腰间悬有长剑,轮廓分明,眉眼如刀,与唐非意的柔和全然不同。这个人叫做庄溪,乃是江湖正派剑门的门主,而这个人曾经在唐非意的手中败过五次。

     所以在见到唐非意出现之后,庄溪的神色变得十分奇怪。他抬眸朝唐非意看去,沉静的双眼中透出几分疑惑:“唐公子,你脸色很差。”

     唐非意眨了眨眼,随口笑道:“我无事,多谢庄门主关心。”他朝着众人拱了拱手,与云小辞一同走到厅堂中央,这才对身旁云小辞低声道:“云盟主,你来说话?”

     云小辞摇头,若有所思道:“这件事情是你安排的,理应由你来开口。”

     唐非意点了头,脸上笑容不减,如和风般叫人忍不住生出亲近之心。云小辞抬眼看着唐非意,唇角亦是微微勾起。不论在何种时候,唐非意总能够这般云淡风轻,好像不论什么事情在他的面前,都能够迎刃而解。

     然而云小辞并不知道,此时的唐非意,心里却是在不住苦笑着。

     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话。

     事实上涤尘阁召集众人来到这长善庄中,全是由真正的百晓生白长川在负责,他之所以会买下这座山庄,在这里住下,完全是答应了百晓生,先顶替他为他阻挡前来这里生事的敌人罢了。而在这一个月间,他已经替百晓生挡住了无数抢夺钥匙的人,如今涤尘阁开放的时间已至,他也没必要继续顶替百晓生了,但真正的百晓生,却是不知去了何处鬼混,迟迟未归。

     沉吟半晌,唐非意浅浅一笑,对众人道:“现在离涤尘阁开放还有整整两天,如今并不着急,诸位远道而来,应是十分辛苦。”他微微一顿,提高了些声音道:“乔严。”

     就在唐非意唤出这个声音之后,人群中突然传出了一个声音:“公子。”

     众人这才发觉,那穿着一身灰衣的管家正站在人群当中,恭恭敬敬低着头等着唐非意的吩咐。而四周如此多人,竟没有人发觉他究竟是何时出现在这里的。

     便在众人一怔之时,唐非意对乔严道:“替诸位倒茶。”

     “是。”

     乔严转身离开大堂,应是去准备茶水了,而唐非意则悠悠笑着对众人道:“诸位不必拘礼,请坐。”

     这前厅并不算小,来的人虽多却也都很快坐了下来,唐非意坐在堂中,身旁不远处便是云小辞和庄溪,两人的目光皆是直直罗在唐非意的身上。唐非意低垂着眸子,没有再开口,只是微微勾着唇角,看来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不久之后,乔严提着茶壶回到厅中,唐非意微微抬手,示意他替众人斟茶。

     整个长善庄之中只有乔严一个下人,而厅中却有着几十名客人,所以乔严这一斟茶,花的时间便有些久了,而事实上这正是唐非意想要的效果,他在拖延时间,等着真正的百晓生出现,白长川曾经说过会在涤尘阁开放之前两天回到庄里,而现在时间正好,想来白长川应该也要回来了。

     而想到这里,唐非意又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正在给人斟茶的乔严。长善庄只住了两个人,而唐非意平日里不喜欢喝茶,乔严也不喝,所以整个山庄之内,是没有茶叶的,那么乔严……又是从何处找来的茶叶?

     唐非意正挑着眉,下方一名空蝉派弟子忽的开口道:“唐公子这茶当真特别,入口尽是清甜之意,一看便是好茶。”

     “……”这时候乔严已经给唐非意斟好了茶,唐非意低头看去,却见杯中浮着几片残叶,竟有几分眼熟。唐非意仔细想来,这才发觉那茶叶同院中所种的几株矮树的树叶竟是一模一样……

     唐非意多看了乔严一眼,不禁低咳了一声。而也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在屋外响了起来。

     唐非意抬眼朝着屋外看去,知道正主已经到了,自己也不必费尽心思再拖延时间了,他站起身来,对门外之人道:“白兄,既然到了,为何还不进来?”

     屋外一人一身白衣,负着双手走了进来,他面貌生得极好,一双眼睛微微眯起,显出几分精明来。对着厅中众人一拱手,那人低笑道:“在下白长川。”江湖百晓生,挟着涤尘阁钥匙的人,总算是到了。

     众人一见白长川前来,皆是坐不住了,纷纷站起身来,对白长川拱手还礼,而云小辞亦是起身,却并不是去和白长川寒暄,而是快步来到了唐非意的身旁。唐非意此刻正扶着座椅站着,脸上微微带笑,云小辞朝他走来,却是不由分说一把捉住了他的手腕。

     “嗯?”唐非意任云小辞将自己手腕握着,刻意压低了声音问道:“云盟主有事?”

     云小辞点头,迟疑着道:“方才你说的话,我想了许久。”

     唐非意好笑的看着云小辞,从方才二人谈话,一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许久,却没想到云小辞竟一直在想着这件事情。他出声问道:“你想到什么了?”

     “你生气……”

     “我没生气。”唐非意出言打断道。

     云小辞抿了唇,改口道:“你突然之间离开霁月山庄,是不是因为我之前误解了你,没有相信你所说的话?”

     唐非意没有说话,他心里有些失望,但却并不难受,他只低声道:“不是,这世上误解我的人不少,我总不能每个都躲着。”

     云小辞神色一黯,接着又道:“那么是因为谢公子?”

     谢南秋乃是帮助云小辞最多的人,云小辞所在的霁月山庄之中,几乎人人都对这位谢公子十分关心,而当初唐非意住在霁月山庄之中,几乎便是天天都能够听到谢南秋这个名字。谢南秋是对于云小辞来说十分重要的人,但这种重要并非来自男女之情,所以唐非意其实亦不是因为此事而离开霁月山庄。

     云小辞微微睁大双眸,叹道:“那么可是因为我太过忙碌于江湖中的事情,而未曾考虑到你的感受?”

     云小辞这一次,总算是说中了原因。

     但唐非意却知道,这件事情并不是知道原因便能够解决的。因为他不可能让云小辞为了自己放弃武林盟主之位,而云小辞也不愿他涉险替她解决武林上的大事小事。

     迟疑片刻,云小辞道:“江湖中的一切对我来说的确十分重要,但唐公子你不同,你是最特别的存在。”

     听到云小辞的话,唐非意不可避免的迟疑了下来。云小辞从来不会说谎,所以她的每一句话,唐非意都相信,所以在听到这里的时候,唐非意忍不住微微有些发怔。最为特别的存在,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唐非意记得云小辞曾经说过,她的许多事情都是由旁人所安排的,但只有他,是她自己所拥有的。

     而云小辞的这些话,又代表了什么?

     唐非意不禁苦笑,云小辞的喜欢,当真是普通意义上的喜欢吗?

     没有让唐非意多想,云小辞便抓紧了他的手腕,而在这时候,堂中众人与白长川的对话也已经到了尾声,白长川对众人拱了拱手,扬声道:“去涤尘阁的密道,便在这长善庄之中,诸位请随我来。”

     众人皆是抬步上前,紧跟着白长川往屋子外面走去,唐非意自然是紧跟着走了出去,然而身旁的云小辞,却是并未将手放开。唐非意停步晃了晃自己被握着的右手,轻笑道:“云盟主打算拉着我的手到什么时候?”

     云小辞脸色微微泛红,低垂着双眸道:“到你肯随我一同回到霁月山庄为止。”

     唐非意失笑,却是只得应道:“只是如今还有许多江湖朋友在场……”云小辞打断道:“我并不在意他们如何看待。”

     唐非意没了话说,只得挑眉笑道:“那么好吧,一会儿白长川会带着我们从长善庄的密道出发,往涤尘阁而去,路上大约会花上两天时间,若这两天当中,你一直都没有松开我的手,我便与你回去霁月山庄,可好?”

     云小辞没想到唐非意会突然说出这句话来,怔了片刻才点头答应道:“好。”

     唐非意柔柔一笑,当即任云小辞拉着自己的手,跟随着众人到了山庄之内一处假山之旁。这山庄本就是唐非意听白长川的话买下来的,而买下之后白长川便开始在山庄里面打洞,打了许久才总算是有了这一条密道。唐非意远远看着白长川,只听他道:“大家随我来。”他一手在假山上碰了碰,只见那假山之旁的地面微微一动,现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洞穴来。

     白长川当先走进了洞中,而众人神情严肃,亦是紧跟其后进入了洞里。

     唐非意与云小辞走在最后,便在云小辞打算先进入密道之时,唐非意却抢先了一步,走进洞中,回身反手拉住云小辞的手,笑道:“我扶着你下来?”

     云小辞动作顿了片刻,眨了眼,刻意不用轻功,只朝唐非意身上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