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月圆
    “你跟云小辞,从前认识?”唐非意想了想,第一个问出了这个问题。

     巫堪半晌没反应,等到有了反应,却是直接耸了耸肩笑了出来,他瞥了一眼旁边神态认真的唐非意,摇头道:“我以为你会问我为什么来霁月山庄。”

     唐非意放下手中酒坛,不以为意道:“什么事情能比自己的女人还重要?”

     巫堪皱了皱眉:“我入江湖后便听说听风亭唐非意与武林盟主云小辞二人走到了一起,不过我一直未曾当真。”

     “为何?”

     “因为我一直以为,云小辞是会孤独终老的那种人。”

     唐非意抓住了他话中的意思:“你果真同她是认识的。”

     巫堪点头,并未否认:“我应当可说是她的师弟。”

     在整个江湖看来,云小辞的师承都是十分神秘的,她的武功极高,但却并非如今江湖大派中的任何一个门派,她可说是突然之间便出现在了这个江湖之上,一夜之间就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少女成了名震江湖的武林盟主,她做了太多轰动武林的大事,以至于到现在众人都在惊讶与她的才能,却已经忘了追查她到底是从何处而来,又有着什么样的身份。

     但唐非意是知道的,云小辞是昔日同样名震天下的武林盟主云宿的女儿。

     多年前云宿被人所害,变得神志不清,最终带着年幼的云小辞被人追杀走投无路落入了江中不知去向。

     多年后,云小辞继承了他一身的衣钵重新出现在江湖上,重新坐上了武林盟主的位置。

     这一切旁人都不知道,只有唐非意知道,唐非意一直认为自己在某些方面比其他人有种优越之感,便是来自于这里,至少他和云小辞有着一些共同的秘密。

     但是现在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巫堪,他知道云小辞从前的秘密,甚至还知道一些唐非意不知道的事情。

     这种感觉的确不怎么好受,但唐非意的脸色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他摇了摇手中酒坛,手里的酒被他喝了一半,在坛中哐啷响着,他挑了挑眉,出声问道:“你们师承何人?”

     巫堪朝他笑笑:“不可说。”

     唐非意又问:“那你是从何而来?”

     “妙华岛。”

     妙华岛,这倒是个十分别致的名字。

     旁人没有听说过,但唐非意有一个叫做洛雪芜的爷爷,而洛雪芜还有个朋友叫做宋星,而宋星则是涤尘阁的主人。巫堪说出这个名字,是因为觉得没有人会知道这个地方,但唐非意碰巧却是知道的。不久之前在涤尘阁中,曾经有一名牧云崖的弟子进阁中盗书,随后被唐非意所阻止,而那本书他未能带走,唐非意便随手翻了翻。

     书中所记载的,正是一处叫做妙华岛的地方。书中写说那处是许多武林高人退隐的所在,他们皆是武功造诣早已登峰造极之人,在岛上闲来无事也在研究武学,有的人因为心界开阔,在岛上武学又有了一层进阶,只是那已经与世俗毫无联系,没有人知道他们当中某些人的武功已经到了何种程度,就连武林百晓生也不曾知晓,所以写出来的书也只是猜测。

     但唐非意没有料到,这个叫做妙华岛的地方竟是真实存在的,且这一切与云小辞也有着联系。

     若当真如巫堪所说,他们是自妙华岛内出来的话,那么云小辞一身的武功除了从云宿身上学到,应该也是从妙华岛的众位高人手上学到的,可不知为何,唐非意总认为有些事情是说不通的。

     从很早以前开始唐非意就在疑惑,为什么云宿在武林盟主这个位置上遭到了众人的追杀,云小辞再出江湖,却仍旧义无反顾的登上了武林盟主的位置,还殚尽竭虑一心为武林众人操心,甚至为此不惜磨去全身棱角,变成了一个毫无脾气的人。

     当真是不计前嫌,只为了天下苍生?

     唐非意还这样想着,巫堪却道:“没有要问的了?”

     “还有。”唐非意回过神来,朝巫堪笑笑:“为什么来霁月山庄?”

     “师父让我来,我便来了,且我听说云小辞在这里,便想来看看她。”巫堪这般说着,又道:“没有料到我一来云小辞便给了我这个十大高手的头衔,还让我从此以后就安心的在霁月山庄里面呆着,哪里也不用去,什么事情也不用管。既然她这样说了,我自然也免去了奔波,安心在霁月山庄待了下来。”

     这个理由倒是说得过去。

     唐非意站起身来,朝巫堪道:“你还一口酒都没喝,若是谢南秋知道他心疼的酒被你这样浪费,他估计会气得一口气憋不过去。”他抬眼顺着巫堪的视线看了一眼头顶的月亮,叹道:“还真是月圆之夜,这样的夜里来见你一个大男人还真是可惜了。”

     “什么月圆之夜?”巫堪皱眉。

     唐非意笑笑:“我先回去了,听说你武功不错,明日我再来找你比划两招?”

     巫堪点点头:“早就想领教唐公子的渊鸣剑。”

     提到这个,唐非意终于显出了几分尴尬来:“渊鸣剑……似乎被我弄丢了。”

     巫堪挑眉,似是有些不相信:“听风亭的宝贝,怎会弄丢?”

     唐非意显得有些无辜:“身外之物不如性命重要,为了保命,我就将那东西丢了。”事实上渊鸣剑究竟是在什么时候丢的丢在了哪里他也记不清了,不过那东西虽说是听风亭的宝物,也不过是因为在听风亭放的时日已经很久了而已,剑身的纹路在现在也说得上是难看了,丢了唐非意也不觉得心疼。

     下次一定要找人打造一把更好看的剑藏在听风亭里面,这是唐非意的想法。

     自巫堪那处回到房间,唐非意却没有料到宫玄春还在屋外等着他,他缓步推门回房,对跟着自己走进屋子里来的宫玄春道:“怎么了?”

     宫玄春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又看了看唐非意一身刻意收拾过的行装,嘿嘿笑到:“月圆之夜,师父你还当真去和人花前月下了?”

     唐非意托腮,想着方才巫堪的院子里面的确有几朵娇嫩的粉色花朵,不禁笑出声来道:“也算得上是花前月下。”

     “如何?”宫玄春倒是极为关心这件事情。

     唐非意摇了摇头,作势叹道:“解决了一些事,却还有一些没有解决。”知道了巫堪和云小辞之间的关系,却还没弄明白妙华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哪里没解决?”宫玄春睁大眼睛道。

     唐非意与他各说各话:“嗯,最重要的东西还没解决。”他还得再试探一下巫堪的武功,不知是否当真同云小辞源自一脉,又是否当真是是出自妙华岛。

     宫玄春不明白男女之间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他嘀咕道:“你们不是都两情相悦了,还要解决个什么?”

     唐非意觉得好笑,便道:“我与他说了,我明天晚上还要再去,同他比划几招。”

     “比划?”宫玄春觉得自己或许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不由怔了一怔。

     一直到第二天晚上偷偷的跟踪唐非意到了巫堪的院子里,宫玄春才知道唐非意口中的比划……还当真就是比划而已。

     “你来了。”巫堪没有像往日一样穿一身舒服的衣裳挺尸一样的躺在躺椅当中,而是鲜见的着了一身利索的窄襟衫子抱剑倚着房间的大门等着,见唐非意前来,远远的便开了口。

     唐非意仍是同往日一般打扮,只是似乎担心打架弄脏了白衣,所以特地换了一身黑衣来。他本就相貌出众,此时一身肃杀玄色,更是现出几分平日未有的严谨来。巫堪看着唐非意认真的模样,微有些诧异道:“昨日我便在疑惑。”

     “嗯?”唐非意笑笑。

     巫堪接着道:“我在疑惑,为何天下人都说唐非意唐公子乃是这天下第一人。”

     唐非意谦逊道:“谬赞了。”

     巫堪点头,坦诚到:“我也是这样觉得的。”

     “……”唐非意看他一眼。

     巫堪接着又道:“不过你的确有一副好皮囊,难怪云小辞会看上你。”他这般说着,忽的将手中的将放下来送到了腰畔。唐非意看着他这看似不经意的动作,却是微敛了笑意。平日里巫堪一直将剑抱在怀中,虽看起来像是对人防备,但说到底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给旁人看而已,只因为剑抱在怀,并非是能够最快出剑的动作,而现在巫堪这样将剑置于腰畔,才是当真认真了起来。

     一旦对手有所动作,剑便能够立刻出鞘,拔剑的一瞬,才是动作最快,力度最大的一瞬。

     所以许多高手的剑平日里几乎从不出鞘,但一旦出鞘却必是见血而归。

     唐非意认真了起来,他抬起右手,宽大的袖口当即落到了手肘处,而他手腕间的银环也落在了巫堪的视线中,他道:“十诫环,我现在的武器。”

     “早有耳闻。”巫堪点头,接着低头看了自己手里的剑一眼,道:“治野剑。”

     极为不起眼的一把剑,唐非意却未敢小看,他稍稍顿了片刻,却忽然提高了声音道:“小鬼,别躲着了,这场战斗你可得好好看,在那边躲着是看不清楚的。”

     巫堪扬了扬眉梢,往唐非意身后的一处矮墙看去。

     随着这一声唤,宫玄春慢慢吞吞的自墙后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