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蔺青
    唐非意和云小辞到达空蝉派正厅的时候,听到其中正争吵不休。

     “若不是你当初不肯听我的劝,留下了密林那一块禁地,此时又怎会发生这件事情?”说话的是一名看来四十多岁的男子,此时他正倚在座椅上,托着腮斜睨着自己对面的人。

     坐在他对面的,是一名十分年轻脸色铁青的男子,他看不过才三十多岁,穿着一身淡青色的衫子,不论从哪个角度看来都应当是个普通书生,而不该出现在这空蝉派中。然而当之前那名空蝉派弟子站出来替众人介绍之后,唐非意和云小辞才知道这两个人皆不是简单人物,这两个人便是空蝉派掌门的师兄弟,年长的那人姓邹名尧,乃是整个空蝉派身份最为特殊之人,只因他乃是当今掌门的师兄,任谁见了他都得留着三分敬意。而稍显年轻的那人叫做蔺青,是上一任掌门收的最后一名弟子,虽然入门时间最短,但却是整个空蝉派除去掌门之外武功造诣最高的人。

     而这样的师兄弟二人之所以会争吵起来,便是为了那密林当中的杀手。

     那名空蝉派弟子小声的对唐非意和云小辞说出了缘由。原来空蝉派上下很久之前便已经觉出了若门派之中当真出事,那处密林必然是最为危险的地方,所以邹尧一开始便提议要在那密林四周布上机关阵法,以防止旁人闯入。

     然而蔺青却是不愿,只坚持要保留那处密林,旁人问及,他却不肯说出原因。便是这样,邹尧带人在前往密林,蔺青却一人守在林中整整十日,不让人上前一步,空蝉派不得已之下,也只能罢了这个念头。

     虽不明白蔺青为何不愿众人走进那密林一步,但现在想来,蔺青的行为的确有些说不过去。

     听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云小辞与唐非意皆是沉默以对,之前整个事情还只关系着容萤一人,但现在又牵扯出了蔺青与邹尧,这件事情便显得复杂了许多。但不管如何,将容萤的事情说出来试探众人,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不知二位可否听我一言?”唐非意低咳一声,终是开了口。在那名空蝉派弟子介绍之后,众人也知晓了这个看似文弱的男子便是前任的听风亭之主,传闻中武功高深莫测的唐非意,所以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在场众人皆是沉默了下来。

     大家都在等着唐非意接着开口,然而唐非意看了众人一眼之后,却是缓了下来。

     “唐公子可是发现了什么?”最后没忍住开口的是蔺青。

     唐非意勾起唇角,似有所思的看了蔺青一眼,压低声音道:“不错,方才白塔处发生的事情你们都应当知晓了,而在那场战斗发生的同时,我在那处树林之中,发现了一个人。”

     蔺青又道:“鬼门中人?”

     唐非意摇头:“不,是空蝉派的人。”

     “究竟是何人?”一旁邹尧亦是问道。

     唐非意看向邹尧:“空蝉派的少主,容萤。”

     此话一出,在场皆是哗然。

     为何在掌门遇袭的时候,作为少主的容萤会出现在那些鬼门中人所藏匿的树林当中?

     “他有没有发现什么我不知道,不过我倒是发现了些有趣的事情。”唐非意笑道,“容萤是去见那几名袭击掌门的黑衣人的,而你们猜,他究竟为何要去见那些黑衣人?”

     “你说什么?”在场众人皆是一惊。

     蔺青当先道:“唐公子,你可不能随意下这种定论,这……”

     唐非意转头看向蔺青,认真道:“此事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听,断不会有错,只是不知为何容萤要去见那几个黑衣人,我想这其中的原因,还得让诸位与我一起去查清楚。”他方一说完这句话,一直站在他身后未曾开口的云小辞也说了话:“方才在与那几名黑衣人的打斗当中,我在他们的身上皆洒下了某种香料,如今我们与那几名黑衣人相隔太远,我并不能判断他们的行踪,但若是容萤公子与那些黑衣人有所接触,那么他的身上必然会染上那种香味。”

     “那种香料只要接触到我手上的这瓶药水, 便会发出极为浓郁的味道。”云小辞摊开手掌,手心是一个小瓷瓶,她揭开瓶盖,将那瓶中的药水洒在了地上,并无任何味道。

     看到这里,唐非意忍不住微眯了眼,想着云小辞不愧是武林盟主,总是比旁人要多存了几分心思,她究竟是何时洒下的香料,他也不甚清楚。

     “但若少主是去与那黑衣人交手了呢?”蔺青又道。

     “他有没有交手,我们一问便知。”唐非意道。

     众人不再说话,谁都没有想到这件事情背后的真相,会是指向他们的少主。容萤已经许久没有踏出过空蝉派,每日只在门派当中帮着掌门处理大事小事,从未显露过锋芒,也没有再施展过武功,整个门派上下对容萤的印象,或许都只是一个整日微笑着,即使是在大冬天也穿着极少的衣服忙里忙外的年轻人而已。

     而这样的容萤,当真可能会是这一次袭击掌门的幕后黑手么?

     唐非意默然不语,看着众人的神色。

     众人皆是一脸沉重,而身份最为特殊的邹尧和蔺青二人的神色却是各不相同。蔺青的脸色比之方才还要难看,几乎可以说是铁青一片,他低沉着眸子,眼中隐隐藏着锋芒。而邹尧则斜挑着眉,看来丝毫不担心容萤的问题。

     自反应上来看,这两个人皆不简单。

     唐非意心中有了猜想,便朝着云小辞看去,云小辞正好也朝着唐非意看了过来,两人目光交错,脸上却没有任何神情。在场众人沉默片刻之后,正厅之外终于又响起了脚步之声,这声音一前一后,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和谁来了。

     “你们全都在这里,是要做什么?”唇边含着浅笑,容萤摇着扇子从外面走进来,在看到厅中众人之后,面上笑容仍是不改,只是若似无意的朝唐非意投去了一眼,想来也知道了这件事情与唐非意脱不了干系。

     唐非意淡淡笑道:“我们在等你。”

     “若是早点告诉我,我便早些赶过来了,省得诸位多等。”容萤笑说着,又往前走了几步,站到了众人的中央,而随着他走进屋子,柳醉也自门外走到了唐非意和云小辞的身旁。她双眸一直紧紧盯着容萤,神色肃然,好似发生了什么事一般。

     云小辞看她一眼,小声道:“怎么了?”

     柳醉轻咬下唇,闷声道:“容萤果真有问题。”

     云小辞一怔,却是没想到就连柳醉也这般说,这样看来,难道唐非意随口的猜测是真?

     便在云小辞这般想着的时候,一股奇异的香味自容萤的身上,忽的蔓延了开来。

     “这是怎么回事?”闻到这味道,容萤忽的皱起了眉,微拂了衣袖,“这味道……在我身上?”

     方才云小辞便说过,她洒在那黑衣人身上的香料,只要接触了正厅地上的药水便会发出极浓的香味,而此时这味道自容萤的身上传来,便足以证明方才唐非意的话。

     就在众人沉默之时,一直斜靠着座椅的邹尧突地坐直了身子,朝容萤问道:“我们倒是想早点叫你过来,可是方才我派了好几名弟子去叫你,却都没能发现你的行踪,不知方才你究竟去了哪里?”

     “自然是去调查鬼门的事情。”

     “在哪里查?可曾遇到什么人?”邹尧接着问道。

     容萤摇头,沉吟道:“我去山门外面看了一圈,并未遇到什么人。”

     容萤的说法,与唐非意全然不同。若是在平日,在唐非意这个外人和容萤这个少主之中,众人自然是会相信容萤的话,但如今有云小辞的香料为证,众人即使想要相信容萤,也难以说清了。

     随着容易的话,众人的脸色皆变得怪异起来,然而容萤却像是未曾发觉一般,仍是自顾自说着:“看来这事还没有完,我听说不久之前那些黑衣人又去了白塔处,所幸有云盟主在,并未出什么事。而鬼门他们这次未能成功,必然不会放弃,这两天,还得多加小心。”

     说完这一句,容萤神色一肃,拱手道:“门派众人的事情便交给两位师叔师伯帮忙了,容萤有些不舒服,便先回房了。”他说完这一句,也不待众人再开口,当即转身走出了正厅,只留下一屋子沉默的人。

     “这……”蔺青怔怔看着容萤的背影,紧蹙着眉头。

     邹尧托腮笑着,胡须微微抽动,他偏过头对唐非意道:“还真让你说中了,没想到我们堂堂的少门主,竟然对我们有所隐瞒。”他说完这一句,却又道:“只是单凭这几句话,还不足以让我们相信容萤这孩子当真与黑衣人有勾结,我们需要证据。”

     “证据啊……”唐非意紧紧盯着容萤的背影,低声道:“证据就在容萤的身上。”

     云小辞听着他的这句话,心中想着不知唐非意究竟打的是什么算盘,而容萤又为什么要对众人有所隐瞒。

     接下来唐非意又与众人说了些话,定下了计策,唐非意这才与云小辞和柳醉一同离开,而众人则继续留在厅中,不知商讨着什么对策。而在走出屋子后,云小辞才终于对柳醉问道:“你和容萤公子在树林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柳醉脸色微白,定定道:“我看到容萤在和那个黑衣杀手说话,说了什么我并不清楚,但我看到容萤给了那杀手一张字条,只是当时相隔太远,我并不能看清那字条上究竟写了什么。”

     “嗯?”云小辞想了想,“所以他方才那么急着离开,应当也是同这事有关?”难道容萤当真与黑衣人有所勾结?唐非意歪打了正着?

     柳醉摇头道:“这是我亲眼所见,若说他们没有勾结,我自己都不相信……但他方才走得这么急,却并不是这个原因,他或许是真的身子不舒服。”

     “容萤不能接触太刺鼻的味道,不管是香味臭味还是药味。”所以之前柳醉才会一见柳醉就避得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