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假期计划
    寒澈乱七八糟的点了一桌子,主要就是些什么小零嘴之类的东西,然后启开一瓶啤酒,给小花,狗子和自己都倒上了一杯,笑呵呵的端起杯子说道:“嗯,不管怎么说,好久不见了,先喝一杯好吧?”

     小花已经在外面工作了两年多了,在社会上闯荡了这么久,所以身上的气质和狗子,寒澈这种刚从学校毕业的孩子多多少少是不同的,她今天还画了淡妆,看起来有一种和以前不同的感觉,小花端起了杯子笑嘻嘻的说道:“那是,不止是我们这么就没见,还要恭喜小澈金榜题名,考个好学校!”

     听到小花姐也说话了,在那里低着头光顾着吃狗子抬起头来,无辜的嘿嘿傻笑了两声,然后拿起一张纸擦了擦手上的油渍,也端起了杯子说道:“我就没什么说的了,祝我们大帅哥小澈早日找个如花似玉,天女儿下凡一般的女朋友!”

     寒澈听了狗子的话,脸上一红,在她后脑勺轻轻拍了一下说道:“狗子就你话多,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说完三个人都哈哈的笑着干了一杯。

     这边的人不论男女,基本上都能喝点,寒澈过年什么的节日,在家里也会和父亲喝一点,但是酒量有多好,那就不见得了,尤其是他以为干杯就要喝完,不小的杯子咕咚咕咚的就全喝了,又冰又凉的啤酒,喝着就是爽快,但是喝完了,就感觉脑袋晕晕乎乎的,下意识的杯子顿在了桌子上,发出蓬的一声轻响。

     噗哧的一声,是狗子和小花同时笑了,两个人小姑娘同时笑得花枝烂颤的,小花伸手拍了拍寒澈的手说道:“小澈咱们几个喝酒,你干什么杯啊!”狗子一边吃着东西,嘴里含糊不清的和小花儿说道:“完了,看来这个大男人今天要咱俩抬回去咯!”

     寒澈虽然感觉身体有点晕了,但是意识肯定还是清晰的,他感觉脸好烫,似乎出丑了~听到狗子的话,更是感觉脸热的可以烤地瓜了,心里正想着,突然感觉一阵清凉意从脊柱朝身体散了开来,那股晕乎乎的感觉褪去了,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切~我才没醉呢!你俩两个丫头片子知道个啥?我是怕我着海量吓到你们!”寒澈抬起头在哪里死鸭子嘴硬,不过相比于刚才,那种醉醺醺的感觉也确实褪去了些,不过他脑子当时也没想别的。

     狗子还是笑嘻嘻的没说话,她知道寒澈就这点,有时候就喜欢嘴硬,所以准备待会儿笑话他,小花则没在意,却是问道:“假期小澈有什么打算没?我在外面,见人家城市里面的孩子高考完,很流行打打工,挣不挣钱倒是次要的,多少也算是历练,毕竟社会和在学校差别还是挺大的,人们也说大学是半个社会吗,提前准备准备也是好的啊!”

     寒澈那股子晕劲儿也过去了,点了点头说道:“花儿说的有道理,我在城里读书时,我们同学很多也是这么说的,也准备考完了打打工,所以我也是这么想的,挣点学费生活费也是好的,不过我还没想好去哪啊!”他顿了一下说道:“县城的话,就咱们县城,那一点地方,经济又不好,也找不到什么活儿干啊。”

     寒澈说的是有道理的,他们县占地是挺大的,但是架不住地儿大啥也没,不说什么矿啊啥的能增加收入的,就连人也少的不行,村和村之间的距离远,镇和镇之间的距离也远,不说别的,从这王家堡去镇上,做小面包车也要半个多小时,从镇子去县城,坐班车也要一个小时!

     小花沉吟了片刻说道:“我一直都在蓉城这边打工,我待的那家酒店挺大的,像我主要是端端盘子做服务生,或者偶尔当当礼仪,活儿不算累,一个月怎么也有两千多,小三千,我是觉得不错的,你要是不嫌远,叔也愿意的话,我给你问问?”

     寒澈大喜,他本身就没出过啥远门,也没啥大的见识,蓉城,那在中国也是排得上号的大城市,川省的省会,如果能去蓉城工作一个假期,长长见识也好啊,别到时候去了京城读书,什么也不懂,让人城里人看笑话。

     “好啊,谢谢花儿,花儿最好了!人又漂亮!”寒澈赶紧乐呵呵的说道,小花听了寒澈的夸奖,虽然毫无水平的夸奖,可是脸仍然是红了一下,不过她问道:“你不和叔叔谈谈?”

     寒澈昂首挺胸,似乎成竹在胸,大手一挥说道:“不用,我中午就和我爹说了,我爹也说我该出去走走,这么大的人了,还能丢了不成?没事儿的!”

     小花听寒澈可以去,似乎也很高兴,脸颊红扑扑的,面容顿时娇美可人,自己居然倒了一杯,然后开始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看着这两个人,谈论的兴高采烈的,狗子顿时心里不乐意了,撅着嘴说道:“你们两个欺负我小是不是?我也要去,我也毕业了,我也要挣钱,我也要出去长见识!”说完居然端起杯子,多半杯酒就这么干了!

     喝完了,俏脸飞红,手都哆嗦了,很明显嘛,狗子的酒量比寒澈还要差许多,接着身子就一歪,寒澈一看,赶紧眼疾手快的扶住了狗子,再把她手里的杯子就放在了桌子上,认识了这么久,寒澈也太了解狗子了,嘴里赶紧安慰着说道:“不是不带你,你看你才十六,人家也不敢要你啊,童工啊!”

     狗子身子软软的靠着陈五好,嘴里还嘟囔着:“别骗我哦,我可不是小孩子了,花儿姐出去那会儿,比我还小呢!怎么就不要了?”

     寒澈没想到狗子喝醉了,还这么机智,脑子一转说道:“我们也是怕叔不放心你么,要是叔同意你去,就让你花儿姐也帮你问问,人家那边要是同意,我就带着你!”寒澈当然知道狗子是个什么性格,她也是那种死脑筋,认定了的事情就不会边,知道劝她也没用,不如直接说到底,再说了,能一起出去,寒澈也是很高兴的!

     “好!拉钩!”狗子慢慢的伸出一个手,要和寒澈拉钩,寒澈哭笑不得,这么大人了,但是也没办法,和狗子拉了拉,然后朝小花看了过去,小花点了点头,示意没啥问题。

     月亮越升越高了,一阵微风吹过来,寒澈不禁打了个激灵,这地方就这样,白天热,晚上凉的很,寒澈感觉酒劲被这个激灵全打没了,抬手一看表,已经九点了,再一看四周,刚才还坐着的几个大叔已经都走了,只有小二姐还在那里怔怔的看着夜空,摇着扇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该回去了~寒澈这么想着,看着两个醉眼迷离在哪里还哼哼唧唧不知道说什么的狗子和小花,哭笑不得,他想了想,站了起来,小二姐看着他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喝完了,还能走的动不?”

     寒澈脑子是清醒的,但是身体还是有点晕乎乎的,他走上前来也笑着说道:“还行,二姐给算算帐。”小二姐抬头想了想说道:“三十,酒就算请你喝的庆功酒,二姐也没啥送你的。”寒澈笑着说道:“哪的话,二姐一个人不容易,谢谢二姐。”寒澈也不知道该说啥了,赶紧抛下一百,扭身就走。

     “喂,澈儿等等,连酒算上也没一百啊!”可是寒澈早就已经扶着两个人走远了。

     寒澈手里是有点钱的,他从上高中就没和家里要过钱,甚至还会有往回拿钱的时候,因为成绩好,所以学费住宿费是不要的,一个月还给五百的伙食补助,寒澈人也节俭,学校饭也便宜,一个月怎么也剩下个两百多,再说了每次考试,还有奖学金,所以寒澈也是小有身家。

     月明星稀,听着四周吱吱吱的虫鸣,一阵一阵带着莫名花香的风儿吹过来,闻上一口,感觉通体舒泰,寒澈一手架着一个,狗子和小花都喝多了,软软的被寒澈架着走,乡间的小路上,夜深人静,就算身边是两个自己从小玩到大,无所不在的小伙伴,但是她们也是女生,寒澈感觉有点不自在了,也不知道是谁的头发丝在自己脸上一蹭一蹭的,少女特有的淡淡香味充盈着鼻腔,手也不知道该往哪放了,浑身僵硬。

     再响起之前刚架起这两个人的时候,手一不小心放在某个柔软所在的触感,寒澈居然感觉自己下面蠢蠢欲动的,自己就把自己臊了个大红脸,心里直骂,寒澈你个大牲口,真猥琐,小时候在一起啥没见过,现在居然这么没出息,不许胡思乱想!不许胡思乱想!

     可是越这么想,那种生理反应就越剧烈,身体也更加僵硬了,就这么佝偻着腰,生怕旁边半醉半醒的两个人看出什么异样,就这么得,先后把两个人都送回了家,好在狗子和小花出去之前都和家里说了,是和寒澈出去喝酒了,所以家里大人倒是放心的很,在他们看来,寒澈就是标准的好孩子,又有出息,又是青梅竹马的,自然没问题。

     寒澈嘴里不断的嘟囔着:“罪过…罪过…”,夹着腿,一小步一小步的磨回了家,去正房和父母说了一声,就跑回了自己的小房间里,坐在炕上,长长的喘了口气。

     一般夏天的时候,寒澈是和寒清一起住在这个房间的,房间里的小炕很是宽敞,一头靠窗,另一头放着一个雕花的大木头柜子,里面是衣服,被子之类。

     寒澈脱了衣服盘腿坐在炕上苦笑,浑身异常的燥热,感觉身体里面的血液要沸腾了一般,往脑门上冲,往下身冲,感觉下面要爆炸了一般。

     怎么办?寒澈心里想着,要不去院子里冲个凉水澡?转念想了想又放弃了,父母都睡下了,冲澡不太好,打坐一会儿吧?

     寒澈的这套心法,这套炼气法门非常神奇,运转起来入定了,浑身都会安稳下来,进入一种类似龟息的状态,哪个少年不怀春嘛,这么大的人了,总会有那种情感,但是每次寒澈在这种时候他都会入定一会儿,然后就没事儿了。

     所以,今天他还是这么做的。

     但是,今天似乎和往常是不同的,入定以后那种状态没有消退,反而在愈演愈烈,身体似乎燃烧了起来,无尽的欲望在啮食着理智…

     恍恍惚惚之间居然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