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京城
    八月十五号清晨,微凉的夏风吹在身上感觉鸡皮疙瘩就起来了,刚下车的寒澈赶紧又打开车门,拿出一个小褂给孙雅兰披上了,今天是寒澈回去的日子,早上的火车。

     “我还没那么娇贵呢!再说了大夏天的也不冷啊!”孙雅兰嘴上是这么说着的,但是还是把衣服给披上了,她刚才开车的时候明显心情不好,一直本着脸,现在终于笑了。

     两个人走着走着,突然寒澈扭头看了一眼,这个点附近的人不是很多,然后他一把抱住孙雅兰,嘴巴在她耳边说道:“很快就可以见面了啊,开心点不好?”

     “哎呀,这么多人被看到啦!松开啦!”孙雅兰脸顿时就红了,红扑扑的小脸,还不断的推着寒澈,想把他推开,可是她怎么可能推的动呢?

     “答应我,我就松开!”寒澈笑嘻嘻的说道,孙雅兰哼哼唧唧的说道:“好啦好啦,答应你啦!赶紧松开!”

     就在寒澈松开她的一瞬间,托住了她的脸颊,就深深的一口吻了下去,孙雅兰居然没有挣扎,她也抱住了寒澈,吻的很用力,多了很久两个人才分开了,寒澈拎起包说道:“回去吧,我一个人进去就好了!”

     车厢里面很安静,寒澈躺在卧铺上,怔怔的在发呆,这个暑假的经历,恐怕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吧?想到这里,寒澈笑了笑,无论如何,这一切对于自己都是真实的,那就足够了,真实的经历,还有真实的爱人。

     想通了这一切,寒澈很快就晕晕欲睡了,昨天晚上可能因为要暂时分别了,所以孙雅兰一直要一直要,而且对寒澈的要求百般顺从,两个人尝试了很多新姿势,玩的不亦可乎,等寒澈感觉倦了的时候,时间就已经不早了,所以也没有怎么睡觉。

     回家的日子一如既往,寒澈甚至没有穿孙雅兰带他买的那些很贵的衣服,拿都不曾拿出来,就放在包里,很大的一包,他不想让父母因为这个而担忧。

     他一共给了父母五千多块钱,说这是他打工挣下的钱,他不敢多给,怕父母起了疑心,反正在村里,五千也可以话很久很久了,不是个小数目了,至于别的想法,还等去了京城安顿下来再说好了。

     回家的第三天,他一个人亲自把妹妹送去了市里,高中的开学要早一点,临走的时候,寒清哭的很厉害,寒澈心里也酸酸的,虽然妹妹也在镇里住校,可是镇里很多熟人,而市里,则什么人都没有认识。

     最后寒澈也给妹妹留下了五千块钱,他见父亲给妹妹的钱了,不是很多,只够吃饭而已,他当初想挣多多的钱,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就是不愿意妹妹受委屈,千叮咛万嘱咐的和妹妹说了别和父亲说,然后告诉她没钱了就找自己要。

     再次回到村里,就已经闲的没什么事儿了,简单的收拾了东西,这次寒澈将之前的经卷都拿上了,也带了一些家里的特产,他甚至没忘了给李珏玉的烟草,装了一大包。

     终于八月二十八号,寒澈一个人踏上了去往京城的车。

     寒澈报的学校是华清,这片土地上首屈一指的大学,在中国华清和京大,那就是两座巨峰,说起中国的大学,就必定绕不过这两所大学,太有名了,所以寒澈仰慕了太久。后来不知道听谁说京大在文科这方面强,而华清在理科更强,所以寒澈当时毫不犹豫就报了华清。

     他的专业是医学,临床医学,学医是父母要求的,因为当初寒父的爷爷,寒澈的爷爷都是杏林高手,所以寒父希望寒澈也能学医,找了半天也没有中医,只好选了个临床医学,本硕博连读八年,寒澈是不抗拒读书的,所以他觉得挺好的,而且父母也觉得这个很长久,觉得当医生是很有社会地位的,很体面,所以就这么定了。

     从寒澈家去京城,要先去县城坐车去市里,然后在市里坐火车才能到京城,一共算下来是三十号到差不多。

     寒澈的火车还是软卧,他现在不差钱,所以也没有必要苛待自己,两天的时间很快很快就过去了,躺在床上一小觉一小觉的挨,就已经到了京城。

     寒澈一共两个大行李箱,这次不是去蓉城时候的穷样子了,箱子也是那种拉杆的行李箱,上面贴纸贴的花花绿绿的,都是去法国的时候买的,除此之外还背了一个单肩包,寒澈很喜欢这个包,里面装个钱包啊什么的非常得劲。

     火车已经开始减速了,寒澈从窗口往出望,京城远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好,也或许是他去了蓉城,去了巴黎见识多了,感觉有些地方也很陈旧,也不全都是高楼大厦,空气也不甚好,看起来灰蒙蒙的。

     心里最后的那一点紧张的感觉也消失了,只剩下对大学生活的期待,他记得不知道哪个老师说过,没经历过大学生活的人,人生是不完整的,所以他现在非常的期待接下来的一切。

     一下列车,一股热气扑面而来,随着的还有一股子怪怪的味道,汗味混着烟尘的味道,寒澈立马就打了两个喷嚏,哭笑不得,为什么都九月了还这么热呢?京城的热岛效应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心里想着,拉着两个箱子,顺着人流就往出走,走着走着,突然寒澈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原本低着头的他突然朝旁边撇了一眼。

     现在出站的人很多,旁边的人几乎快要人挤人了,随着寒澈的目光望了过去,只见距离寒澈大概两米的地方,一个穿着白色热裤黑色背心,染着一头灰白色的头发,身材性感的辣妹子,正低着头边走玩手机。

     她左手拉着箱子,右手拿着手机,一个女士的包包还挂在行李箱上,箱子位置也比较靠后,反正寒澈觉得她肯定没注意到她的包包有危险了。

     因为寒澈看到后面一个男人,看起来长得还挺方正的一个人,却正鬼鬼祟祟的图谋不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