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悬梁
    陈意见明鸢要说,就喊了一句明鸢。

     我瞪了陈意一眼,现在不是跟陈意讲情面的时候,人命关天,搞不好,我们一行五人,全都得陪葬,当然我也有点危言耸听了,毕竟,这世上有没有鬼,我并没有见识过,也许就是胡兰点背,自己命不好死了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我没见过,并不代表就没有,毕竟我们贵州闹鬼的事情不少,驱邪避凶的能人也不少,要是没有这些事,他们怎么能威名远播也是问题,总不能一个个唬人把。

     胡兰死了,明鸢是我们队伍里剩下的唯一一个女生,长得也极为漂亮,年纪不大,估摸也就二十几岁,她看着我,道出覃娟的事情。

     原来覃娟以前也是我们公司的,这点跟我想的没错,让我没想到的是,明鸢说覃娟以前是陈意养在外面的女人,也就是情人,后来因为胡兰的出现,让覃娟和陈意两人之间的感情出现了问题,也就有了覃娟上吊的事情。

     经明鸢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了,原来覃娟是因为陈意才悬梁自杀的。

     不过我在公司待了半年都没听到过陈意和胡兰两个人有一腿的事情啊,难道是陈意把这地下工作做的太严密了?

     我看着陈意,陈意叹了一口气,应该是想到反正明鸢都已经把事情说了出来,也不打算继续瞒着我了。

     他如实的把事情说了,我听到陈意说的,总算是明白了。

     陈意说,覃娟其实也是贵州的,当得知我也是贵州来的之后,他知道贵州的一些传说,就特意的把我留了下来想看看我懂不懂什么驱邪避凶的法子,让覃娟别再来找他了,这时陈意就说,覃娟死后,因为覃娟老是往他的梦里面托梦,说是覃娟做鬼也不会放过陈意和胡兰,陈意就想和胡兰划清界限,看看覃娟能不能放过她,但是根本没用,覃娟反而本加厉的吓唬他。

     我懂了,原来是陈意害怕,才策划了这一次贵州之行。

     陈意再次叹了一口气,他说道“没想到覃娟还是不打算放过我,她已经来找胡兰报仇了。”

     听到陈意的话,明鸢和陈顺李海他们更是吓得面面相觑,一个个的瞪大了眼睛看着还悬在桥上的车子,离得陈意远远地,他们估计也是没想到,这次来贵州并不是什么旅行,反而是被这个陈意给算计了。

     陈意这么做,对于我们来说,无疑是想让我们陪葬,把我们和他拴在同一条绳子上。

     我虽然是贵州的,但是从小到大,从没见过鬼神,也不愿意相信这个世上真的有鬼神的存在。

     我看着被吓的丢了魂的明鸢他们,安慰着说道,也许胡兰是该有此难,也许并不是覃娟在作怪也说不定。

     就在我说出这话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惹怒了覃娟,悬在桥边的汽车竟然轰隆震动了一下,顿时吓得明鸢他们一声尖叫,明鸢他们一大叫,本来不是很慌的我心里也开始发怵了。

     我说你们别慌,站在原地别动。

     我慢慢的走向汽车。

     “喵~”

     突然之间从车窗里钻出一只黑色的猫来,眼睛瞳孔雪亮,顿时吓了我一大跳,脚跟不稳一下子就跌坐在地上,身上也被惊起一身的冷汗,我一摸,发现后背已经湿了。

     在我们贵州,有一种说法,那就是出门在外,如果遇到猫,必逢大祸!

     看到猫的一瞬间,我知道,这次我是栽了!

     明鸢他们也被吓住了,同时明鸢喊道,这猫是覃娟养的!

     这句话更是弄得一行人全都人心惶惶的起来,都以为是覃娟要来找陈意来报仇来了,而我心里也开始慌了起来,但是我也知道,这种时候越慌肯定就越会出现坏事。

     陈意看到了那只猫窜出来之后,吓得更是面色发白,身体也在不停的哆嗦,那只猫好像是认得陈意一般,直接一爪子向着陈意给扑了过去。

     陈意吓得连忙后退,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那只猫扑过去正好扑了个空。

     然而不幸的事情再一次发生,恰逢一辆车经过,刺耳的喇叭声一连串的响个不停,不过还是撞了上去,霎时间车轮下飚出一泼血水,窜向陈意的猫扑过去正好落在了车轮下面,碾压了猫的轿车知道撞到东西,猛地一踩油门,一溜烟的跑了。

     陈意猛拍胸脯,不过他也是命大,要是刚才他没有跌到坐在了地上,被车撞倒的就不是猫,而是陈意了,不过猫的血水还是溅到了陈意的身上,陈意吓得直接把自己的外套脱掉扔在了地上。

     那只猫被车轮碾压的只剩下一只猫头,在地上滚了两圈之后才停了下来,而那双雪亮的眼睛正睁的大大的看着我们所有人。

     “喵~”

     我似乎还听见了那只猫最后凄惨的哀鸣,像是不甘,更像是报复,幽怨而又恐惧。

     看到猫就已经是很不幸的事情了,没想到这只猫还惨死在了车轮下,这下子,我们所有人心底都被下了紧箍咒,所有人都怕了,包括我,更别说明鸢她们了。

     陈意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猫头,心中也是一阵胆寒,吓得他一脚将猫头踹飞,从桥的另一边飞到了西江河里面去了。

     我暗叫不好,陈意怎么能这么做,想阻止发现已经来不及了,我只能暗暗的叹了一口气,今天算是被陈意害惨了,我只希望今天遇到的所有事情都跟这个覃娟没有关系,要是真的有关系,那才叫真的惨了。

     这时陈意找的那个司机也是吓得不行,额头上冒着冷汗,他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好歹也是一个贵州人,多少知道一些怪事,而且刚才听到我们说的那些,吓得魂不守舍,他就让陈意把钱给他,这单生意算是认栽了。

     陈意也不想被啰嗦,果断的从包里面把钱拿出来给了司机,那个司机在路边拦了一辆私家车就走了。

     而胡兰死了,我们还得等救援的人过来,也就没有急着走。

     差不多等了十几分钟的样子,高速公路上的救援部队总算是来了,他们先让人我们送到了警局,说是要做口供,我们也没说什么,他们都一致认为,跟着警察走,才是最安全的,就答应了。

     我们被带到警局,录了口供,然后就一直到了晚上才有人来找我们。

     我们还是比较关心胡兰的情况的,就问胡兰找到了没?

     警局的人说人找到了,现在法医正在检查胡兰的尸体,等检查报告出来了,我们才能走,而我们在场的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底都是沉重的,就算警局的人想赶我们走,我们也不可能走的。现在我们所有人心底都蒙着一层恐惧。

     他们几个这时候就像是把我看做了他们的救命稻草一样,死死的跟着我,寸步不离。

     明鸢虽然是女的,但是一点也不害羞,就算是我要去上厕所她也要跟着我,然后站在厕所外面等我,怕一不留神,就把我丢了一样,弄得我哭笑不得。

     我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我问明鸢,还知道什么关于覃娟和陈意的事情不,覃娟摇头说,她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要说知道的多的,就是胡兰,不过胡兰已经死了。

     我叹了口气,胡兰现在死了,覃娟的事情陈意肯定不会告诉我们更多的,覃娟的事情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我们刚走没两步,明鸢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突然站住了身子,看着我,她说她还知道一个事情,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问她什么事?

     明鸢就说,她也是听别人说的,覃娟跟陈意在一起的时候怀了陈意的孩子,陈意知道后强烈要求覃娟将孩子打掉,覃娟不肯,陈意就偷偷的在覃娟的水里下药,强行打掉了覃娟的孩子,听说覃娟因为这才去自杀的。

     覃娟看着我,她强调了一遍,她也是听别人说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皱着眉头,陈意要是没做过,这个谣言自然不攻自破,不过现在看来,明鸢说的这件事情,十有八九陈意是真的这么做过。

     我心里臭骂了一句,这个陈意真他妈的不是东西,竟然对一个女人这么做,依我看,这才是覃娟自杀的真正原因吧。

     我们从厕所回来,他们都说饿了,我就带着他们到了警局的食堂吃饭,刚去的时候警局的人都已经吃过了,现在没吃的了。

     不过遇到一个好心的阿姨,她说你们要是饿了,正好他从家里带来了一些肉,她给我们做两个拿手好菜,我们连声说谢谢阿姨。

     等阿姨把饭菜做好之后,我们就开始吃了,他们一个个的是饿心慌了,看到饭菜一上桌,一个个的跟猪似的,吃得贼快,就连身为女生的明鸢也不列外。

     我看着他们不禁摇头,心说还真是牢里面放出来的。

     闻到这么香的饭菜,我肚子也开始叫了,也拿起了筷子动起手来。

     不过我刚一口咬下去的时候,我便皱起了眉头,我吃着这肉觉得有些奇怪,心里面想到,我吃过猪肉牛肉狗肉羊肉,但是就没吃到过什么肉是酸的。

     我抬起头问他们有没有觉得这肉有什么味道,这时李海抬起头看着我说他也闻到了,好像酸酸的,还有点瑟!

     我皱起眉头,看来并不是我嗅觉有问题,而是这肉是真的有问题。

     这时那个阿姨恰好走了过来,我忙喊住她,问道:阿姨,这是什么肉,怎么有一股酸酸的味道?

     那个阿姨微微一笑说,这是西江有名的猫肉。

     猫肉!??

     猫肉这词一从阿姨的嘴里说出来,不只是我,就连李海陈意明鸢他们三人也同时趴在地上开始呕吐起来。

     妈的,我当时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怎么今天什么倒霉的事情都让我碰上了。

     等我们吐完了之后,抬起头来看到一桌子的猫肉,又是趴在地上一番呕吐,直到胃里面再也呕吐不出来什么东西之后才舒服了一些。

     那个阿姨,一脸懵逼,觉得我们对她有成见,气的直接将桌子上的饭菜全收了,我心里哀叹,就算是你不收,我们就算是饿死也是不会再吃一口的。

     一直到了晚上十一点左右,关于胡兰的死亡检查报告出来了,但是我们所有人都像是看到鬼了一样,不敢相信经过法医手上的检查报告是真的,这也实在太匪夷所思了吧。

     我们明明是看到胡兰掉到水里面去的,现在法医的检查却告诉我们胡兰不是淹死的,而是被人掐死而导致呼吸道窒息才死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