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离奇
    我们四人看到这个结果,都觉得是法医检查出了问题,口供一致的说胡兰是掉到水里淹死的。

     结果那个法医走过来给我分析了一遍就说,西江一带,水中生水藻,伴随有很多细微的杂物,如果一个人是掉在西江淹死的,那么这个人的气管和呼吸道还有肺里面肯定还有大量的水藻和杂物,法医说,但是我们的朋友胡兰的气管和呼吸道里有一点,肺里却是异常的干净,没有杂物。

     法医说,这个现象就只有一个解释,他说你们朋友掉下去的时候还是活的,但是掉到水里之后,有人在水中掐住了她的脖子,她是被人在水里掐住喉咙,后来才窒息死亡。

     被人在水里掐死的!

     听到这个结果,陈意吓得倒退,直接撞在了桌子上,脸色发白,浑身也是一阵颤抖。

     西江河水这么湍急,什么人能够下去掐死胡兰,我们都想不出更好的解释。

     而且我想起白天的时候站在桥边听到胡兰挣扎的时候嘴里呼喊的名字,覃娟!是他妈?

     我心底升起一丝恐惧,不知道为啥,我心里老是有一个不好的预感,我也好像是信了陈意说的话,是覃娟来找陈意复仇来了。

     过了没多久,交警的也来警察局报案了,他说在西江进入‘千户苗寨’的城门口,发生了车祸,他们过来登记报备一下。

     同时来的那个交警手里拿出了在现场拍摄的照片。

     我看到其中一张照片的时候,眼睛瞳孔一瞬间缩成了一团,图上是一辆红色的轿车,车牌是贵A.J281。

     好熟悉的车牌,我在脑海中搜索关于这个车牌的记忆,很快想到这辆车不就是白天撞了覃娟养的那只猫的那辆吗?当时他还猛踩油门,一溜烟跑了的,没想到却是栽在了城门口。

     看到这一幕,我有些站立不稳,明鸢就在我的边上,忙扶住我,口中问我怎么了,我指了指那个交警带来的照片,覃娟也凑到前面去,看到那辆熟悉的轿车之后,表现也跟我一样,吓得面色苍白,有些不敢相信,没想到这辆车从西江大桥上撞了覃娟养的猫下来之后却在进城的时候出了车祸,车毁人亡了。

     站在旁边的警察看到我们这个反应,就问我们是不是跟这辆车的主人认识。

     我摇头说,素不相识,我把白天这辆车碾死了一只猫的事情告诉了警察,警察是一位坚实的共产主义青年,对我说的根本不信。

     后来那个陈意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站在边上靠着桌子,嘴里嘀咕着覃娟,求你别来找我了,我给你烧很多的钱,金元宝,大房子,比我帅气的小伙子都行。

     一直盯着我们的警察看到陈意这样,就问我这人是不是白天的时候受了什么刺激,要不要送到医院去。

     我一想,刚才陈意还好好的,根本就不想是生病了,受刺激倒是有可能,不过,陈意的神情还是有些清醒,我想还是算了。

     那个警察说,怎么感觉我们这一群人都神神叨叨的,我摇头半开玩笑嬉皮笑脸的说,你说呢,我们身边有一只恶鬼。

     那个警察听我说有鬼,直接喝骂道,他说,你们这是迷信,现在是二十一世纪,那来的鬼,我告诉你你别瞎说哈!

     我摇摇头,表示无奈,不说他不信,就算我没亲眼看到覃娟的鬼魂出现,我也不可能承认,这个世上真的有鬼神存在。

     然而就在这时,警局里的电灯,突然咔擦的闪了两下,最后一下子熄灭了。

     灯突然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在一起的几人除了我之外,所有人惊叫起来,一个个的抱成团,摸出自己的手机打出微弱的灯光。

     这时那个警察也吓了一跳,忙凑到我的边上,嘴里轻声嘀咕,该不会真的有鬼吧。

     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灯又重新亮了,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差不多一米六的中年人说电压太大,把火线烧了,刚才是他在换线。

     听到有人这么说,那个警察揪着的心才舒开了,他还以为真的是有鬼呢,就差摸出自己的配枪来朝着女鬼砰砰的两枪呢。

     接下来的一晚上都没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发生,我们就在警局里面的值班室挤了一晚上,明鸢害怕,硬要跟我睡在一起,我本来执意说男女授受不亲,结果明鸢白了我一眼说,她一个女孩都没介意,你一个男人在乎什么。

     明鸢一句话,整的我无言以对,就只好应了明鸢,让她睡在我的边上。

     明鸢睡觉的时候手老是不老实,随便动来动去的,好几次摸到了我的家伙,最后硬是让她给整石更了,我转过身看明鸢,想看看明鸢是不是故意的,结果发现明鸢鼻翼中轻微的打着鼾声,很明显是睡着了。

     我轻轻的把明鸢的手拿开,侧过身子,背着明鸢睡。

     这一睡就到了第二天早上,早上的时候更尴尬,差点没让我羞愧死,我竟然抓住了明鸢的胸部,而且同时明鸢也醒了,正好看到我手捏住她的大胸部的。

     我的脸瞬间就红了,现在我已经二十二了,但是却从未碰过女人,更没有谈过恋爱,被明鸢这般看着,心里面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明鸢脸也红了,嘴里轻碎一句说道,你还不把你的手拿开,是摸着很舒服吗?

     我听到明鸢这赤裸裸的话,更加的不好意思了,忙把手抽了出来。

     抽出手的时候,我才知道,女人那个地方原来这么柔软。

     明鸢是个大美女,可以说比刚死去的胡兰还要美丽几分,大长腿,黑丝袜,典型的空姐范,是给人玩无数回都不会厌烦的类型。

     我收回了手,见他们都起床了,不过还好他们没有注意到我和明鸢这里,要不然我还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这时警局的人也陆续的上班起来,有人过来叫我们,说是让我们过去拿车子的检查报告,车子的检查报告也出来了。

     我们还剩下的四人全都过去了,看到检查报告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发懵。

     因为我们从贵阳出城的时候还特意在修车的地方检查过一遍车况的,就是为了防止车在半路出现毛病,没想到还是出了问题。

     刚加满的邮箱半路没油,车检给了我们一个解释,说我们邮箱底部有一个小孔,在行使的路上漏油,不过却又给了我们一个疑点,在我们说的没油路段之前,他们去检查过,路上根本没油。

     我们的车前轮无故抛锚,他们也检查出来了,我们的车前轮有很明显的人为松动的痕迹,像是有人故意把我们的螺丝松到了一半,趁着我们的车开到西江桥上的时候,螺丝脱落,正好卡在边上。

     不过这又有一点说不通了,谁能够算准了车前轮会在这个位置抛锚的,而且还无巧不巧的就卡在了没有护栏的位置。

     而且副驾驶所在的车门根本没坏,不可能无故的打开,除非人为,但是当时我们所有人都在后面,除了那个司机,可那司机跟我们素不相识,而且事发的时候,司机自己都差点摔下去,他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冒这个险。

     “是覃娟!”

     就在这时,李海从角落里说出了覃娟的名字,我们所有人心里都是一震,看着李海,瞬间显得无力起来。

     而陈意更是面色难看,最害怕这个人是覃娟的就是她,如果这个人真的是覃娟,那么陈意绝对是首当其冲会受到报复。其他的警察听得一头雾水,覃娟是谁,他们没人知道。

     我赶紧咳嗽了两声,覃娟是个死人,我们现在在警局,我觉得没有必要把覃娟牵扯进来,而且这些事情到底跟陈娟有没有关系都还不一定。

     我忙走到李海的身边一把拉住了李海,让他别瞎说。

     自古以来,亡者最大,生者次之,要是藏在背后搞事情的人真的是覃娟的话,李海还在这里说她的风凉话,我怕覃娟发飙,倒是候倒霉的就不只是陈意和胡兰了,还有可能连累到我们几个。